菠萝蜜app在线看爱

   ..co,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

   澈带着圣宁来到尊王府,空气里还有淡淡烧焦的味道。

   被烧毁的烧烤架还在一边,卓然等人拿着灭火器对着架子喷了半天。

   澈一看,便知道这不是凡火,回了挥衣袖灭了火。

   目光望向自己的儿子,却见小家伙正被洛杰布护在怀中,一脸讨好地望着沈歆旖:“我抄我抄!一百遍经文,我代他抄。”

   澈:“……”

   圣宁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顾不得看儿子,也顾不得跟家人打招呼,赶紧道歉:“对不起,睦睦留在这里给们惹麻烦了。”

   凌冽赶紧摆摆手,示意她没关系。

   事实上,圣宁很少能回来一趟,大家高兴还来不及,怎会因为孩子顽皮而与她生气?

   澈早已挥了衣袖帮助灭火。

   不远处,昭禾激动地跑过来:“父皇母后!”

   圣宁拉起女儿的小手,紧张地询问:“有没有跟弟弟一样,给老祖宗们添麻烦?”

  
苗条的色彩

   昭禾脸上微红,她刚想说自己之前任性放火,就听迩迩忽然插话道:“昭禾很懂事,最近一直在学习。她也聪明,敏而好学,跟一样过目不忘。”

   长辈们会意的笑了笑。

   虽然他们也不至于打小辈的小报告,但是迩迩这样赤果果的维护,也是有些霸道啊,完不像是迩迩从前的风格,倒有些像是霸道总裁护着小娇妻。

   澈面色温和了不少,看向迩迩的同时,眼中流淌过赞许。

   而圣宁不知道女儿也放火的事情,听见迩迩报喜不报忧,也是欣喜:“我就知道昭禾是个懂事的孩子。”

   昭禾不好意思地笑着,看向迩迩的时候,脸上有过羞红。

   而澈取出一只锦盒,道:“其实人间的事情,我都知道。这几日睦睦闯了不少祸,也实在令我惭愧。”

   “睦睦还小!”洛杰布马上就道:“他长大就懂了。”

   澈将锦盒打开,锦盒内顿时金光乍现,不过一瞬,又恢复平静。

   大家渐渐靠近,就见澈从中取出一枚精美的项圈,有金有银,还有玛瑙珍珠珊瑚琉璃绿松石孔雀石等等奇珍异宝。

   倪夕玥微微一怔:“这像是佛教的东西。”

   澈温和地说着:“这是我专门向灵宝天尊求取的宝物……”

   他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又道:“我知道睦睦有时候也会好心办坏事。但是在他成年之前,我只希望他如普通人类一样慢慢长大。这个宝物可以戒躁戒躁,令人情绪舒缓。”

   “不行!”洛杰布板起脸来:“不戴!不戴!”

   他抗拒的样子,就像是澈拿出来的不是项圈,而是毒药。

   圣宁唯有软软地望着洛杰布,软硬兼施:“老祖宗,如果不给睦睦戴上这个,那我也万万不能将睦睦留下的。”

   刚才甜甜冲过来检查曲诗文身上,极小声地问有没有被烧伤。

   虽然只是简单的插曲,可是圣宁听力极佳,已经明白儿子在这里差点造成人员伤亡。

   她上前,拉住了洛杰布的袖子:“老祖宗,我知道心疼睦睦,但是这是为他好,而不是害他。

   这是澈在天上,跟灵宝天尊说了好多好话,这才求来的。

   他这辈子,除了对我们这些家人,还不曾对谁那般和颜悦色、谦卑有礼过,他是睦睦的亲爹,睦睦是他的继承人,他能害睦睦吗?”

   澈站在一旁,眉头跳了跳。

   他往日里的形象有这么凶悍吗?

   和颜悦色,谦卑有礼,这不是他一贯以来的作风吗?

   洛杰布想着睦睦每次放火放水的时候,那种骄傲又淘气的小模样,就喜欢的不得了。

   一想到以后都看不见了,他就难受。

   他唯有做最后的挣扎:“们这是在扼杀孩子的天性!而且,这么重的玩意儿,戴在小孩子的脖子上,太累了,白天晚上不摘下来,他根本受不了!”

   澈马上道:“此宝物可大可小。”

   倪夕玥若有所思:“那就当手镯吧。”

   众人附和起来:“手镯好。”

   洛杰布还要挣扎,可是睦睦却早已经对父亲手中的漂亮项圈垂涎不已。

   他还是对人类的语言一知半解。

   但是小孩子嘛,天性单纯,第一次瞧见这样五颜六色,又漂亮又精致的物品,都喜欢的。

   他听大人们说了一圈,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他着急。

   主动伸出白嫩的小手,一点点去够这个项圈。

   澈眼疾手快地将项圈递了过去。项圈碰到睦睦的小手,就自动戴到了睦睦的手腕上,然后自动缩小,轻轻贴在他的手腕上,如身上长出来的一般,摘不下来,却也不会伤了他,还会随着他的身体变化而

   变大变小。

   睦睦得了这样的礼物,激动坏了,咧开嘴笑着,另一只手扒着手上的镯子,一个劲地看。

   洛杰布撇撇嘴。

   这种时候,他就算是拒绝,也迟了。澈瞧出洛杰布的郁闷,不由柔声哄了哄老人家:“老祖宗,这个宝物还有护主的功能,虽然限制了睦睦使用法术,但是,危急关头,即便是极艰难的险境,也能让睦睦毫发

   无伤。”

   闻言,洛杰布的脸上总算有了些光彩:“饿了饿了!睦睦都饿了,赶紧做烧烤,吃饭了!”

   儿子闯祸把烧烤架毁了,还毁了一些食材。

   再加上这段时间,一双子女在这里确实劳烦长辈们照应了。

   澈心里过意不去,笑着道:“听闻花神夫妇烤鱼的手艺不错,不如我请他们过来,给老祖宗们烤鱼吧?”

   凌冽猛地抬头,一脸惊喜地望着澈!

   慕天星、沈歆旖都激动起来,异口同声:“让倾羽回来吗?”

   澈笑了:“之前花神请求过,说她想回来看看小皇孙,还有昭禾,以及睦睦,还有她五弟的孩子。

   可当时灵宝天尊就在边上,我即便想答应也无法开口。

   尊王府算是人间秘境,有我的仙泽做结界,以后,可以定个日子,每个月让他们回来一天。”

   “小七能回来吗?”沈歆旖赶紧追问,口吻都讨好起来:“乖女婿,好女婿,我们小七能回来吗?”澈无奈地笑了笑,又道:“她暂时还不能回来。观音大士已经许多年没有收过童男童女,这对小七来说是大福泽,在观音坐下侍奉些日子,没有功劳也是苦劳,以后,必将

   有大福报的。”

   家人们都有些失落,但是想到倾羽能回来,想到小七以后能有锦绣前程,他们都又松了口气。

   澈指了一只不远处的仙鹤。

   仙鹤腾空高飞,刹那间便消失了。

   它去了花界,将倾羽跟雪豪带了回来,两人手里还提了不少东西,比如倾羽带了好些珍贵的花蜜,雪豪带了桃花潭的鱼,梨林的鹿肉,以及杏林上空飞过的大雁。

   众人一番欢喜团聚,便开始烧烤烹饪。

   倾慕跟洛晞很快就过来了,洛晞手里还提着一只保温桶,有些羞赧道:“咳咳,听闻今天的吃食都是稀罕物,我就想着给琉茵带点回去,让她尝尝鲜。”

   昭禾哈哈大笑:“小舅舅!忘了现在家里有我了吗?这边烤好了,我端着下一秒就给小舅妈送过去了,哪里还需要保温桶这样的东西?”

   众人闻言,都跟着笑起来。

   恰在此时,云轩忽而面色紧绷地上前,附在倾慕与洛晞的耳旁低语。

   旁人听不见。

   但是这里许多神仙人物都听见了。

   云轩说的是:“前方来报,大少在穆雪国被俘,生死未卜。”

   皇室,能被云轩叫一声大少的,目前来说,唯有孝贤王府倾容家的大儿子了。

   因为世子之位是传给老三建泽的,余下的便是少爷们。

   倾慕面色一变,正要瞒下此事省的老祖宗们操心,再借口赶紧回一趟御书房,迩迩便已经主动开口:“父皇,儿臣送您回御书房。”

   众人望着倾慕,总觉得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倾羽已经闹起来了:“大少是谁?该不会是泽国?”

   雪豪急的不行。

   万一泽国有个三长两短,这让想想怎么活?

   雪豪手心里是汗,想帮忙,可是人间事他不能插手!

   家人们纷纷追问起来,倾慕想瞒也瞒不住:“有点情况,不过这消息传来给我之前,勋灿肯定已经紧急在处理,我需要回御书房再了解一些情况。”

   一向不问政事的凌冽,忽而道:“就在这里处理吧,跟勋灿他们通话也不必瞒着我们,省的我们担心。”

   泽国是孝贤王府嫡长子,不求安稳富贵的生活,一心完成凌冽想要他们建功立业的期盼,毅然从军,是洛晞正在大力发展的强劲势力。

   凌冽曾经因为自己起了好名字,高兴过一阵子。

   如今这个孙子身陷囹圄,他虽然担心,却并不后悔。

   他知道洛晞做事向来滴水不漏,如今出现问题必然是意外中的意外。

   这样的事情,不是泽建去做,也会有别人去做,他凌冽的孙子是孙子,别人的孙子也是孙子。身为洛家子孙,就更该比别人还要赤胆忠心保家卫国。倾羽拉扯着圣宁的衣袖,小声道:“一一,一一啊,看雪豪急的,那是他亲外甥啊,帮帮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