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很很射ady

随着蠕虫组成的门廊迅速成型,作为这扇大门基座的灾厄使者的步伐也大大加快,这个由尸骸与腐土组成的巨人拖着不断滴落暗绿色的黏液巨大脚步,径直向着之前炮轰它的巴特祖魔鬼的要塞发起了冲刺。

要塞指挥室内,通过地精瑞克纳兹布置好的“地精观察者”节点,周边的敌情清晰地展现到了奎斯等人眼前的沙盘之上,情势不容乐观。

“奎斯先生,根据目前已经探明的情况,盆地周围的恶魔军队最多两个沙漏时之后就将移动到要塞附近。”一边远程操控着“观察者”,瑞克纳兹一边简明扼要地将情况陈述出来。

“男孩,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依仗,可是就目前形势来看,你的这座巴托营地是抵御不了那么多恶魔进攻的,”半巫妖斯内德仅存的头颅漂浮在沙盘之上,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他继续补充道:“更何况,你这里虽然有一定兵力,但大部分都是来自物质位面的雇佣士兵,中高级的魔鬼士兵并不多,那些巴特祖高层的魔鬼明显把你当成了一颗弃子,你最好的选择就是让我施展异界之门,我们……”

伸手一摄,漂浮的半巫妖头颅马上就被禁言,这是那份契约的一个附加款项赋予奎斯这个“雇主”的权力——出于最终解释权归雇主所有的原因,在奎斯可以直接通过一个简单手势单方面让签订契约的斯内德停止交流。

“临阵扰乱军心者斩。”

奎斯冷冷看了一眼半巫妖,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把精力重新投入防守推演之中。而此时,之前由于遭到炮火集火攻击而发动反击,并且给要塞的防御阵地带来很大麻烦的灾厄使徒已经冲到了要塞近前。

“按照原计划行事,先解决掉那个不死怪物,防止它对于防御阵线的破坏。”

当骨魔传令官将要塞指挥官的命令传递到前线,灾厄使者已经来要塞第三层防御阵线外不足百米的地方,火炮和其它远程攻击虽然拖慢了其冲刺的速度,但能够起到的作用也仅限于此了。

原本上一波已经被打散逃窜的塔那厘恶魔们,此时在体内寄生的酸雾蠕虫的作用下,竟然又一次从蕈林之中跑了出来。

他们集中在灾厄使者的周围,依靠着其庞大身躯作为掩护,同时也为其充当着补给——

火炮的几轮射击,让灾厄使者身躯不断被轰碎,但它只要信手抓取周围的其它恶魔当作伤药,就可以得到有效的治愈。下层界邪魔“灵肉合一”的特性,使得他们成了灾厄使者这种有着囚魂魔与尸坟魔双重特性的新型不死怪物最好的治病良药。

可爱系女郎丽莎娇媚可人

那些塔那厘恶魔本身,自然是没有“舍生取义”的觉悟。只不过此刻那些原本寄生在体内的酸雾蠕虫,干扰了恶魔的意识,让他们无视了对死亡的恐惧甘愿成为灾厄使者的补剂。

摄入大量“补剂”的灾厄使者不但能够在不断治愈中接近敌人,连带原本的“呕吐”攻击也得到了大大增强。一发发既可以致敌人死命,还能够利用负能量将死去的生物变成僵尸的剧毒“浓痰”,就像不要钱一样地肆意挥洒,这无形之中给予了要塞守军极大的压力和恐惧。

“这样下去可不行,老子得想办法逃出生天。”

“扫把眉”大佬道尔顿看着周围已经损失大半的冲锋队员,仔细踅摸着可以溜走的时机,如果不是周围那些从来不废话的魔鬼宪兵队一直在阵线之中穿梭巡视,这位有着隐藏很深第二职业的影贼大师早就脚底抹油了。

此时的防御阵线之中,已经有大片土地都被灾厄使者的呕吐物变成了富含负能量的污秽泥潭。

幸而这些守军之中有一些信奉神祗的牧师职业者,他们不断地呵退或者驱散那些转换成为僵尸的死亡守军。只不过在出现得越来越多的不死生物之中,逐渐有了妖鬼和食尸鬼这样比较难缠的对手,这让他们的压力随之成倍提升。

看着越杀越多的不死生物在防御阵线之中肆意恣睢,哪怕有魔鬼的宪兵队弹压,恐慌还是如雨后的春笋一样,在防守的异位面雇佣兵之间迅速蔓延开来。

“目标已经就位!”一名施法者部队之中负责侦测的预言系法师,用尽力气喊道。

他在向其同僚大声通报,那个可怕的巨型不死怪物——灾厄使者,已经踏入了早就为其准备好的陷阱之中。

虽然极不情愿继续留在这个要塞之中战斗,半巫妖斯内德在契约的作用下还是不得不为奎斯的计划贡献自己的力量。由他这个最熟悉不死生物特性的半巫妖亲自设计的法术陷阱,就是为消灭灾厄使者而制定的系列计划之中最重要的一环。

“由集合了制作囚魂魔和尸坟魔着两种高级亡灵的仪式法术创造出来巨型不死生物,无疑是极为强大的。

但是最初的设计方案只是想要借用仪式法阵的部分效果,并非是准备真的召唤出那个怪物。

因此其存在一个没有办法弥补的严重缺陷——伤害累积。

它在通过吸收尸体以及灵魂以增强自身的各种抗性和虚增生命之余,也会在体内累积能够对被吸收的生物造成特殊伤害的负面抗性。

目前它吸收的大多数都是塔那厘恶魔以及巴特祖魔鬼的精华,因此——”

此时奎斯的手里正在抛着一枚银币,叮当作响,发出悦耳的声音。

银币,在下层界被称作“毒螯”。其得名的原因是很简单,因为无论是塔那厘恶魔还是巴特祖魔鬼,亦或是尤格罗斯魔,这些下层界繁衍生息的邪魔们在接触到这种货币时,都会感到像针扎一样的疼痛。

凡人若是手持一把镀银武器在和这些邪魔战斗的时候,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优势,镀银武器在对邪魔们造成的伤害有着天然伤害加深的效果。

而以超高体质著称的邪魔们,如果被镀银武器砍伤,哪怕只有一个微小的伤口,也很难在战斗之中发挥其强大的自愈能力进行愈合。

正是因为如此,银币这种在其他物质位面往往仅次于金币的昂贵货币,在下层位面哪怕是再贪婪的邪魔也会对其弃之如敝履。对他们来说,银币的价值还不如被称为绿角子的铜币。

奎斯恰巧知道这一点,因为要进行对深渊位面的渗透作战,他早早就通过尤格罗斯商人的商会收集了一批这种战略物资。

一枚灵魂棱柱换五百公斤白银,以这样“童叟无欺”的价格,奎斯从录判魔手里买到并囤积了将近二十吨这种金属。

未雨绸缪,这手准备此时果然派上了大用场。

如果在没有魔法的世界,处理这些金属还需要花费一些力气和功夫。但是这个世界是有施法者存在的,在要塞之中施法者们的协助之下,一个四级的变化系法术“古鲁斯托斯的金属溶解”就解决了问题。

银锭在法术作用下,先是自行变成了液态,然后再按照施法者的意愿编织成一张联结的银网。一块块银锭化为了一张张闪耀着金属光泽的捕网,一张张捕网被安置装填入空心的炮弹内。

就在灾厄使徒因迈入了半巫妖斯内德亲自布置的大型不死生物驱散法阵,并且在手忙脚乱地想要逃离这个让它的身躯变得脆弱、行动能力开始下降的陷阱之时。

装填了新的弹药的火炮,又集中对其开始了狂轰滥炸。一枚枚“银弹”因撞击到灾厄使徒的身躯而四散爆裂,由纯银打造的捕网,一瞬间就被嵌入了这个怪物的庞大身躯。

疼痛,剧烈的疼痛,让灾厄使徒变得疯狂的疼痛一下子占满了它本就不太清楚的头脑——如果它有的话。

银网带来的伤害比之前的普通炮弹严重百倍,诚如半巫妖斯内德的预料,灾厄使徒在吸收了大量下层界生物身体和灵魂之后,对于白银这种金属的负面抗性已经累积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

灾厄使徒被“银弹”所覆盖,本来在有足够的塔那厘恶魔们血肉与灵魂滋养下,变得愈发坚实的身躯变得千疮百孔,由秽土残肢遍布的血肉迅速萎缩且丧失了活性。

致命的银网随着炮弹深深的嵌入它的身体,每次尝试抠出或者通过躯体的“血肉”挤压出去,都会带走一大片连接的躯体。

而想用不断渗出充满亵渎气息的黄绿色黏腻尸湮灭腐蚀体内银网的努力,都被更多的更密集的火炮轰击所抵消——那些负责发射炮弹的,都是一些倒钩魔。

哪怕是隔着炮弹的外壳,他们也会被里面装填的银网所影响,因此这些家伙拼了命地提高发射频率,想要用最快速度把这些让其不适的炮弹赶紧送到敌人那边去。

如果灾厄使徒这种新生的不死怪物有思考能力,它此时此刻一定会品尝到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随着嵌入更多的银网炮弹,原本庞大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消减。

半巫妖的斯内德的陷阱原本只是让其受到一些桎梏,而随之而来的银弹轰炸则让它变得根本无力去挣扎。

哪怕是身边还有许多塔那厘恶魔提供着“补剂”,但每吸收一头恶魔带来的负面抗性增强,都让它被银网造成的伤害加剧数倍。

一头刚刚诞生的,有着进化到传奇境界的强大不死怪物,竟然硬生生被不到两吨的白银所击倒,着实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却又合情合理。

“所以再强大的怪物,也架不住可以氪金的玩家,战争果然打的就是金钱。”

在奎斯的作战指挥室里,站在地精瑞克纳兹身旁的机关人武士用其擅长的古怪话语,对其做出了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