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换机app手机最新版安装

..co,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

被拎起来的林晚晚嗷嗷直叫,“妈咪……妈咪,大诺哥又欺负晚晚了!”

林雪落听到了,但却没有进来。她知道大儿子封林诺是个懂分寸的好孩子,即便真‘欺负’了女儿晚晚,也会有度的!

果不其然,一分钟后,嗷嗷直叫的林晚晚便被大诺哥给拎出了婴儿房。

厨房里,雪落正交待着月嫂和厨子给姜酒做营养晚餐。

“诺诺,别闹了,亲爹呢?”

林雪落这才想到了自己的丈夫,“他没有跟们一起回来吗?”

“我亲爹?他不是已经回来了吗?”封林诺朝客厅方向张望了一眼。

“爹地在楼上!怒气冲天的把妈咪的化妆品都丢进垃圾桶了!而且还凶晚晚来着!”

封林晚顺势给亲爹封行朗告了个状。

“是不是又偷偷拿妈咪的化妆品化妆了?”

林雪落一眼就拆穿了女儿的小心机,“封林晚,才十二岁,用得着浓妆艳抹吗?一天天的不学好,就知道臭美!”

性感清纯美女低胸吊带户外甜美回忆写真图片

“妈咪,老公回来,都没有先亲亲、抱抱……妈咪好可怜!老公都不爱了呢!”

封林晚的确是被宠坏了,小心思和小心机,那是一套一套的。

“诺诺,照顾好姜酒和两个孩子。千万别累着姜酒,不会做的事儿叫月嫂,还有十四叔!”

林雪落擦了擦湿嗒嗒的手,便准备上楼去看看自己的老公。

“十四叔?呵,他什么时候成我叔了?顶多叫他声哥,那还得看我心情呢!”

封林诺见不得义父的其它义子在他面前长辈分。

“小心十四叔削!”

林雪落宠爱的轻拍了一下儿子的脸颊,“一会儿把煲好的燕窝先盛给姜酒喝点儿!那孩子还没出月子呢,这么奔波劳累,多伤身体啊!”

听着婆婆林雪落这些暖心的话,姜酒突然就想哭了。因为婆婆林雪落是唯一关爱着她身体疼痛的人。

“等她先喂饱我两孩子,我再给她盛!”

封林诺这番话,听着真人让堵心。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冷不丁的当上了爸爸,而且还没经历过姜酒艰难的孕育过程,也就少了那份儿体贴入微。

“臭小子,就的孩子重要啊?姜酒的身体更重要!知道怀龙凤胎有多辛苦吗?赶紧去给姜酒盛燕窝去!”林雪落提高嗓门说道。

“妈咪,晚晚去给姜酒嫂子盛!”

林晚屁颠屁颠的朝厨房奔了过去。讨好是一方面,关键是她又可以进婴儿房看姜酒喂小宝宝喝奶了。

“都是当爸爸的人了,都没妹妹体贴呢!”

林雪落埋怨了大儿子一声后,又朝着厨房方向说道,“晚晚,要把燕窝先冷冷,可别烫着姜酒姐姐!”

穿过客厅时,林雪落又朝邢十四说道,“十四,照看着点儿。千万别让诺诺那小子胡来!姜酒喂好奶,就让月嫂抱着,别累着姜酒了!”

“表姐,我知道。放心上楼去看邢太子吧!刚刚进客厅里时候,我看到邢太子挺累的。”邢十四温声提醒。

“累什么累啊?他能有姜酒累吗?”

虽然嘴上这么埋怨,但林雪落还是加快了上楼的脚步。

三楼的主卧室里,封行朗连衣物都没脱,横躺在超大的Kingsize床上闭目休憩着。应该还没睡着,因为没出鼾声。

“哟,谁家这么年轻帅气的爷爷躺在我床上啊?”

人逢喜事精神爽,喜得孙子孙女的林雪落,心情自然是美得冒泡。她真的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早就能当上了奶奶,真的太让她欣慰又高兴了。

林雪落刚走近大床,床上的人便伸来一条劲实的手臂,将她给捞抱了过去;然后半压在身下,狠狠的亲吻着。

“才想起自己还有我这么个老公啊?”

封行朗惩罚性的啄了一下妻子的唇瓣,还用牙齿在她的下巴上啃了好几口。

“别……别瞎啃!让我一会顶着的一排牙印还怎么下楼去见人啊?姜酒在呢……让她看到了,多难为情呢!”

林雪落捶打着匍匐在自己身上的丈夫,“都是当爷爷的人了,还这么的为老不尊!”

提及爷爷这茬儿,封行朗是当得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那有姜酒在,我们夫妻俩还不能亲热了呢?”

封行朗在妻子怀里拱了几下,“改天买个别墅,把他们小夫妻俩打发出去住!”

“封行朗!姜酒刚给生了两个孙儿,就要打发她跟诺诺搬出去住啊?”

林雪落埋怨一声,“她还没出月子呢,又生的是龙凤胎,身体可得好好保养!”

“姜酒遇上这个婆婆啊,真是的她三生有幸!是没见过姜酒的妈有多歹毒和凶残……简直就是个张着血盆大口的女巫婆!”

就这一点儿,封行朗跟儿子封林诺的意见是统一的。

“别这么说嘛!让姜酒听到了,该多难受啊!”林雪落温斥一声。

“林雪落啊林雪落,说怎么这么好呢……我真羡慕老公,竟然娶到这么个心地善良又美丽温婉的女人!爱死了!”

封行朗浅啄着妻子的脸颊,然后是颈脖,再然后是锁骨,接下来就有点儿不可描述了……

“行朗,行朗……别,别亲了!”

林雪落轻抚着丈夫疲倦的脸颊,“我给跟姜酒炖好了燕窝,也下楼喝点儿吧!”

“不喝……小别胜新婚……总得让我占点儿便宜吧!”

封行朗埋在妻子的怀里不肯抬头,“难道就不想老公吗?”

“封行朗,个老流氓……”

林雪落直接上手去揪耳朵,“今晚是姜酒第一次来我们家,做为一家之主,现在就必须给我下楼去!”

要说林雪落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婆婆,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她都会为姜酒去考虑。

“林雪落,当个好婆婆有必要,但也不能让姜酒那丫头骑到头上来!”

封行朗侧过身去,轻吁出一口浊气,“这龙生龙凤生凤,姜酒那丫头应该不是什么省油灯,还是提防点儿好!可别让她欺负到头上来!”

“封行朗,我发现跟儿子都是一路货色呢?姜酒生下一对龙凤胎,那得受多少的苦难和痛楚啊?们就不能换位思考一下吗?”

当林雪落一用上‘儿子’,肯定就是控诉大儿子问题的时候。

“是呢……她是吃了不少的苦头!但她得到的报酬也是丰厚的!一千亿美金呢……都快把老公的家底都挖空了!”

封行朗惆怅万千的说道。这回没给河屯抹金,而是自己抢了河屯的功劳。

“啊?这么多呢?”林雪落也是一怔。

“姜酒的母亲狮子大开口:要我们以她和她儿子的名下买下了默尔顿生物科技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来给姜酒和小小米赎身!”封行朗揉了揉困倦的脸颊,“先送来一个孩子,抛砖引玉!再挖坑让我们父子往里跳……要不有跳,就拿姜酒和另外一个孩子做筹码……还得美其名曰:这都是我们自愿的

!心机等级虽然不高,但却吃准了我们一定会上钩!”

林雪落微微轻吁,“算了,父母赚再多的钱,不都是为了孩子嘛!”

“给都已经给了……还能怎么着?!”

其实最让封行朗愤怒的,是阿里娅竟然扣留了丛刚!

这让他相当的不爽!

“对了行朗,可不能因为这件事,去为难姜酒哦!姜酒需要好好的养身体,而且还要奶两个孩子……心情得保持愉悦!”

林雪落真的是申城好婆婆的典范。

“对了,丛大哥也跟们一起回来了吧?”

林雪落顺口关心的问道,“改天把他请到家里来,我们一家得好好的感谢感谢他!”

提及丛刚,封行朗的眼眸沉了沉,“丛刚没回来!”

之所以‘如实相告’,其间的原因很复杂。

“啊?丛刚怎么没回来啊?他……他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林雪落紧张的问。

“爬在人家古堡屋顶上见着风景,啃着苹果,能出什么事儿?!”

封行朗燥意的嗤声,“他八成是迷上阿里娅的美色,不舍得回来了!”

“怎么可能!!安安还在申城呢,丛刚怎么可能不回来!”

丈夫的理由并没能让林雪落信服,“是不是丛刚出什么事儿了?”

“那知道丛刚跟阿里娅是什么关系吗?”封行朗眯眼问。

“旧……旧情人?”林雪落听丈夫在电话里说过。

“丛刚跟阿里娅不仅仅是旧情人,而且阿里娅跟安安的妈妈,还是同母异父的姐妹!这亲上加情……多逗留几天也正常!”

封行朗心情是真不明媚。总感觉丛刚的逗留,是因为对阿里娅有情。

“那,那姜酒和安安,岂不成了姨姐妹?哈哈哈哈,我家诺诺娶的姜酒,我家虫虫娶了安安……亲上加亲呢!”

林雪落越发觉得,姜酒这个儿媳妇她很满意。

隐隐约约,封行朗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狠狠的算计了一样!

一并被算计的,还有河屯!

“爹地……妈咪……下楼吃饭饭了!”

封林晚直接闯进了主卧室,便看到抱在一起的亲爹和妈咪,“们又想给我生小妹妹了吗?那生下来的小妹妹,岂不是要比大诺哥家的小宝宝还要小?”“放心吧,妈咪不生小妹妹了!就让爹地独宠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