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系列磁力

挂了电话以后,秦升就站在窗边发呆,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似的,本以为他要面对乌云压城般的压力,却没想到最终是虚惊一场。不过这样也好,没事总比有事强,这样也能给他留出更多的时间去适应这个新环境,省的真出现他所担心的最坏的情况,到时候如果他不能扛住所有压力和责任的话,怕是会让不少人失望。

秦升长叹了口气,难怪老头子从深圳回来以后心情很不错,或许正是因为深圳之旅让他确保平安无事了,也难怪大妈又去了深圳,怕是那边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大妈代表着秦家去站台。

其实秦升并不知道,秦家能平稳渡过这次危机,还是因为前段时间那边的咄咄紧逼,秦长安在北京出事,秦冉秦升秦婧在上海出事,这就有点欺人太甚了,所以站在共同利益体下面,有些有份量的大人物这才开口说话了。

不过,唯有秦长安知道,危机并没有就此解除,只是给秦家以及长安系充裕的时间去解决问题,如果到时候还是如此的话,怕是更加艰难。

不管怎么样,现在总算是有喘息的机会了。

听见敲门声,秦升才惊醒过来,想想好像操心的事情有点多,这也不是他的能力范围,等到以后再说吧。

闫盼缓缓进来道“秦董,吕总想要见您”

听到是吕洋找他,秦升笑着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没多久,吕洋走进了秦升的办公室,他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作为最被器重的少壮派,吕洋在集团内部的地位可不低,都说他拉拢了一帮未来可以上位的少壮派。

“执行董事的办公室就是不一样,比我那办公室大多了”吕洋和秦升已经熟了,所以并没有寒暄客套,他很清楚秦升这种人,越是跟他随意越好,越是跟他端着捏着,那他跟一直都会有距离。

秦升眯着眼睛提醒道“非执行董事”

“都一样,没什么区别”吕洋笑呵呵的说道,他还想说迟早都是董事长,只是这话当然还不能说。

气质美女尽显成熟魅

秦升随口道“要是喜欢,咱两可以换换,看看不同的风景么?”

“敢,我可不敢,那我以后别想在集团混了。哈哈哈,开个玩笑,怎么样,还适应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尽管开口,不敢说知无不言,但想知道的我应该都知道些”吕洋若有所思的说道,他主动接近秦升,当然是抱有目的性的。

秦升示意吕洋坐下,然后吩咐闫盼泡了杯茶,坐下后才道“才开始上班,先了解了解再说,真需要帮忙的事情,我也不会客气的”

“也行”吕洋默默点头道,紧跟着又说道“那今晚有没有时间,我请客,正好知道家新开的粤菜馆,听朋友说味道还不错,就当庆祝入职,同时我还邀请了几位同事,都是几个重要部门的核心,也正好能了解些想知道的东西”

秦升中午已经答应了姜知礼那边,所以苦笑道“今晚已经有约了,要不这周末吧,或者再约个时间”

吕洋也没客气,回道“那就这周末吧”

吕洋走了以后,秦升就坐在沙发上喝茶发呆,刚才和姐姐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打听过姜知礼的底细了。秦冉很是纳闷的问道,他怎么知道的姜知礼?秦升就照实将中午在中国大饭店的事情复述了遍,听完以后秦冉对此并不是很意外,说明秦升回来的消息在四九城的圈子已经不胫而走,毕竟秦家可是最能接近权力核心的那种家族。

秦冉将姜知礼的事情说完,也确实如同姜知礼所说的,他和秦升是儿时的玩伴,两家当初离的比较近,父母关系也还不错,毕竟那会都是年轻人,能聊得来。后来的事情也如姜知礼所说,秦家出事以后,搬离了计委大院,他们家没多久也就离开了,所以再后来没什么太大的交集。

秦冉对于姜知礼没什么印象,毕竟他比姜知礼要大好几岁,也没什么共同交集的圈子,姜家只是在金融系统比较有名,不过姜知礼的外公和舅舅都是部队系统的。

秦升说了姜知礼晚上请客吃饭,还叫了好几个当初同是大院的玩伴,秦冉对此没什么意见,秦升以后厮混于这个大圈子,必然要有属于自己的朋友圈。不过和其他人不同,其他人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有感情基础或者家族利益捆绑,秦升和他们除过玩伴这层关系再无交集,又因为秦家所处的地位,所以交友更要慎之又慎,这点他相信秦升会把握住分寸。

傍晚下班后,秦婧又先跑到秦升的办公室,这丫头对此没什么顾忌,现在集团不少人都知道她是秦升的堂妹,董事长的亲侄女,而且最重要的是未婚单身,所以不少在长安系镀金的纨绔子弟对此都蠢蠢欲动,有些想要一飞冲天的凤凰男也有想法。

秦升答应带秦婧吃大餐,显然今天又泡汤了,秦婧对此很不高兴,她知道以后秦升会有更多的应酬,能陪她的时间会越来越少。秦升好生安慰以后,这才让这丫头消气。

风波悄然离去,秦家的危机已经解除,那么秦升的安全也不用担心了,所以秦升只让常八极跟着他,其他保镖送秦婧回家,同时让乌哥挑选两个靠谱的保镖,以后就负责保护秦婧,这样他也放心。

在没下班的时候,姜知礼已经给秦升打过电话,告诉了今晚吃饭的地方,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会所俱乐部,毕竟他们的身份都不简单,有些更是体制内的,越是这种小事情上越是要小心翼翼,所以选择了一家主营鲁菜的私房菜馆,大厨的师父以前在国宴掌勺,味道绝对不含糊。

姜知礼对吃比较讲究,小时候就是有名的吃货,抢过不少小伙伴的饼干锅巴,不过他最知名的事情则是娶了一位超模媳妇,还给他生了一个宝贝儿子,让大多数人都羡慕不已,不过对于这件事,他倒是一直显得很低调,不愿意拿媳妇说事,也从来不干涉媳妇的自由。毕竟这媳妇和他从小青梅竹马,两家又是世交,后来家里有意撮合,他们又能聊得来,这才成就一段佳话。

秦升还没有到的时候,姜知礼已经和其他四位小伙伴坐在包厢里面了,经年遇故人,怎能少了酒?所以姜知礼从爷爷那里拿了三瓶部队特供的茅台,不过并没打算不醉不归,小饮小酌谈笑风生才最有趣,不然只顾着喝酒就太无趣了。

“老姜,还是面子大啊,把秦家太子爷都请来了,我们怕是人家早已经忘记了”坐在姜知礼对面一位戴着眼镜笑眯眯的男人乐呵道,年轻人的发际线比较高,看起来比较油腻,不知道的还以为都三十五六了。

姜知礼看似随意的说道“疯子,一会秦升来了,可别说这种阴阳怪气的话,他虽然是秦长安的儿子,可从小并不在北京城长大,前段时间才回到北京,很多事情他都不懂不知道,所以我们也不要聊那些有的没的”

疯子有些不高兴道“那说,我们聊什么,直接尬酒?”

“今天晚上,无关任何人的身份,只是欢迎我们这位童年的小伙伴回京,大家叙叙旧聊聊天熟悉熟悉,觉得对口味的可以深交,觉得没啥意思的,就当见了一位故人,以后再无交集就行”姜知礼毕竟做东,所以有些事情要提前叮嘱,生怕这些人把秦升当做了圈子里那些纨绔子弟,说话总是笑里带针。

姜知礼右手边一位穿着毛衣的男人沉声道“怎么可能没有交集,这可是秦长安的儿子,谁敢无视?”

“不过说实话,要不是今天听说长安系的风波已经过去了,我还真不敢跟秦家有什么交集”姜知礼左手边很是帅气的男人紧随其后道。

疯子附和道“这倒是实话,老姜,说说这件事呗,知道的比我们都多”

“改天再说吧,我也是听的传言”姜知礼随口敷衍道,这几位都是跟他走的比较近的,所以家里背景都不简单,对于秦家那件事很是小心。

穿毛衣的男人补充道“不过,就怕我们把人家当回事,人家把我们不当回事,退一步来说,就算他不是秦长安的儿子,他的舅舅和姨夫的身份还摆在那里”

姜知礼对于这样的聊天很不感兴趣,直接打住道“不说这些了,这都是以后的事情”

这时候,服务员进来提醒,他们要等的那位客人已经进来了,这也是姜知礼提前叮嘱过的,就怕他们正聊天呢,秦升突然进来,这就有些尴尬了。

秦升在路上的时候,对于今晚这个饭局充满期待又怕失望,期待的是可以弥补他缺失的那些童年记忆,失望的是生怕这些人和他这几个月所见的那些纨绔子弟差不多。毕竟如今的他们早已不是孩子,而都是背负着责任和压力的继承人,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太多。

但是,这些事情又是无法避免的,所以秦升觉得,想要交到一两个知己朋友,那是难上加难。